我叫董仁芳,今年66岁,江苏常州人。2008年4月的一天,我无意中发现左乳有一个肿块,约2×2cm大小,像一粒小花生米,不痛也不痒。在女儿催促下,我去医院做了检查,不料被确诊为乳房恶性肿瘤,随后在当地医院做了左乳腺癌根治术。

我的身体素质比较差,手术以后身体更加糟糕,感觉浑身没有力气,也没有什么胃口。按照常规,手术以后要进行6次化疗,但是我的身体吃不消。第一次化疗后,我的白细胞指标就跌落到1000×106/L以下,只能靠补充白细胞来维持;三个疗程下来,我的身体就垮了,最后连基本的生活起居都不能自理,只能卧床休息,剩下的疗程也没法再继续了。

说来也是有缘,我女儿在无意中接触到了时令养生,经过一个多月的养生调理,她的身体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。于是,2008年7月,我也开始时令养生调理。龚亚娟养生师不仅教我饮食起居等日常养生的知识,还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。在龚养生师的指导下,我遵循“养生三原则”,根据时令变化调节饮食,身体慢慢地恢复了健康。从此,我的人生开始了新的篇章。

我把我养生调理前后的情况做了一个比较:

1.身体情况:养生调理之前,我的身体素质比较差,经常感冒,尤其是患癌前的一段时间更加严重,只要和感冒的人一接触,我就会感冒,而且一两个月都难愈。

2.手术以后,化疗使我的头发脱落,整天恍恍惚惚,没有一点儿力气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

养生调理以后,我懂得了人体气血运行和天地阴阳变化之间的规律,按照中医时令养生师的指导安排自己的饮食起居,每天早睡早起吃素食,控制自己的情绪,遇事不急、不躁、不恼,随遇而安。我的身体状况逐渐好转,现在已经很少感冒了,即使偶尔感冒,在养生师的指导下也很快就能康复了。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做到了吃得下,睡得香,排得爽,精神好。

3.经济情况:我是一个农村妇女,没有固定收入,所以我非常怕生病。高昂的医疗费用使我不堪重负。事实上,有很多农村家庭就是因病致贫的。我得病以后,手术和第一次化疗的费用大约是3万元;第二次化疗,我共花费1万余元;第三次化疗时,我的身体状况更差了,虽然这一次用药的剂量不是很大,花费了1万余元,但是我仍然出现了脱发、乏力、不能进食等不适,以致不能够再接受进一步的化疗。

4.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医院治疗和养生调理的费用:医院化疗大约每疗程1万元,后期服药每月大约数百到数千元;养生调理平均每月只需要300~400元,近一年每月费用只要100~200元。

在饮食上,我现在基本上吃素食。以前没有调理的时候,家人经常买些营养品给我吃;调理以后,不需要再吃什么营养品,天天五谷杂粮,身体挺好。这些买营养品的钱也省下了。

5.精神状态:由于我是农村妇女,平时不怎么和外人交往,在我的精神世界里,只有丈夫、儿女和我的田地、蔬菜、家禽,他们是我生命的全部。现在我在养生中认识了很多朋友,大家一起学习养生知识,交流养生经验,其乐融融,我的生活内容丰富了许多。每次养生师举办养生讲座,我即使赶几十里路也要去,要是有一次没去成,心里就会感觉很失落。

6我生病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的毛病,就是容易感冒,通过学习我明白了,这是身体的预警机制在向我报警了。可是,我根本不懂得如何调节和预防,造成了严重后果,是时令养生使我转危为安。现在,我可以开开心心地安享晚年了。